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善良人的博客

五十载坎坷风霜遍尝世间酸甜苦辣始知天命 半百年蹉跎岁月纵览世间贵贱沉浮又有感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原创】老隋“随礼”  

2011-06-25 11:57:19|  分类: 人生百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 老  隋  “随  礼”

老隋早晨一上班,就听同事嘀咕:“既然别人都去了,咱不去也不好啊?”一打听才知道,今天中午局长的孩子升入新学府,大家正在商议随礼的事儿。

  看着同事们纷纷掏钱,老也赶紧拿出五百块钱让同事给写上了。说起来,这个礼随得有点冤。这个局长前天才调过来,见面会还没开,连人都没见过呢,一下子就平白无故地就奉献了五百元钱,这算什么事啊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人家都随了,自己也不能装土鳖不是?不一会钱就收齐了。这个科十五个人,总共是九千元。这么大个局机关,十几个科室……哎,谁让人家是领导呢!

收了礼金,局长自然要摆场酒席款待大家。果然不出所料,几天之后,办公室主任代局长给大家发了请柬。一看地点,大家都傻了眼——那是一个连平时同事聚会都不愿意去的地方。

喜宴设在这家饭店的四楼,这里原是酒店老板居住的地方,八十平米的中厅竟然摆放十六桌酒席,没有空调,只有两只小电扇拼命地摇着脑袋在角落里累得直发抖。八月份是高考生即将升学的日子,加上结婚的包办酒席的比较集中,各大酒店纷纷爆满。这四层楼被四家同时占了,碍于面子,大家也只能把不满化作自言自语

  宴席开始之前,办公室吴主任说话了:“各位来宾,今天,我们欢聚在这里,隆重庆贺周局长的公子金榜题名!现在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周局给我们讲话!”在一群人的簇拥下,一个年轻人登台了。下面顿时开了锅:周局长这么年轻啊!只听周局长清了清嗓子,说:“嗯……首先感谢大家的光临,我姓周。犬子考学本不想惊动大家,可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。不管怎么说,既然来了,就是给我周某人面子。来!让我们共同举杯,庆祝犬子幼儿园毕业,顺利考入一年级……”

听周周局长这么一说,大家顿时惊得目瞪口呆。老更感觉喉咙里面有啥东西,难受极了。一仰头,把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,那味道直达五脏六腑,既辣又苦还很酸……

  “你少喝点酒,别忘了订票”想起妻子的叮嘱,老隋赶紧奔了客运站。明天还得赶往省城,舅丈大人过寿,这次老隋原来打算把礼钱捎去就行了。但是妻子说:“我就这么一个舅舅都八十多岁了,还能过几个生日,别人都去了就咱家没去人不让人笑话吗,再说礼都随了你还差那点路费了,辛苦一趟吧”妻子软硬兼施。“也是,礼都随了遭就遭点罪吧,舍命陪舅丈嘛。”老隋是个讲究人。

  晚上,老隋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随身携带的东西,准备明早赶往省城。五六百里的路程少说也得坐上三四个小时。

  “邦、邦、邦”有人敲门“谁呀?”老隋边应声边开门“呦,小张啊!咋这么闲呐?快进来”

  “不进去了,事忙,我来告诉你个好消息,明天我儿子上大学,在金碧大酒店请客,您早点去给我捧个场儿。”说完,骑上摩托消失在暮色中。老隋张着嘴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想说什么没说出来,只好暗自嘀咕“看来他的确很忙”。

老隋的工资每月不到两千元。这小张以前没少帮老隋的忙,少了是拿不出手的。留出来伍佰元,给同事打电话,委托明天替自己把礼钱给写上。

省城的天气热的受不了,高高的楼群将周围遮挡的严严实实,人行道上的树木懒懒的耷拉着叶子一动不动。穿行的车流宛如供热管线,使得城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散热片。

  老隋肩上多了条毛巾,另类的出现在公交车上。几经辗转,终于到了舅丈的楼下,来迎接的是舅丈的女婿、老隋没谋过面的“连襟”,彼此客套了几句,便随着“连襟”吃力的爬上八楼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吃饭的时间,客人们纷纷下楼了。酒店总算比家里好了许多,尽管开着空调、喝着冰镇啤酒,老隋还是感觉热的难受。

  酒足饭饱,老隋觉得浑身更加燥热,几次表示吃住自行解决,他喜欢自在。可外甥姑爷初次登门,主人家哪里肯怠慢,便一直有人陪在左右。无奈,老隋只好找了个机会给住在市省城的朋友打了个电话。

  不一会儿,朋友便开着车来到了。坐上朋友的车,老隋如同从“拘留所”里出来一般,自由得很。

  老隋叫朋友顺路找个旅馆,朋友怎么会答应呢?执意回家。到朋友家也不能空着手去啊。于是老隋又找了个机会,买了一大包东西。

  从省城回来,老隋兜里只剩下七百元钱了。他盘算着二十二日朋友的孩子上大学二百元,二十四日姐姐家超市开业伍佰元,算起来勉强够了。老隋希望这个月快点过去。

  这时手机的铃声响了,是同学刘畅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女儿上大学,十八号请你喝喜酒”“恭喜恭喜,我一定早到。”

  放下电话,老隋有点懵。至于那孩子考的什么大学没听清,即便听清了也记不住。什么德强、华夏、阳光,老隋第一次注意有这么多大学。怎么办?只好从姐姐的那份子里扣除二百元了,反正姐姐又不是外人,不会挑理的,老隋心想。

  同学见面自是热闹,大家推杯换盏,热情洋溢。席间老隋发现少了李宏,因为李宏和刘畅最要好。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句,李宏说:“你不用找,一会儿就见着了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她女儿也上大学,也是今天请客,一会儿那边喝去,她等着咱们那。”

  “怎么没通知?”老隋诧异。

  “不用通知,今天一勺烩了,这不就都知道了么,”连电话费都省了。

  老隋喝的可能快了点,有些晕。没办法,只好从姐姐那份子里再扣二百元了,反正姐姐又不是外人,老隋只能这样想。

终于姐姐的超市开业了,鞭炮响过之后,照例酒店聚会。老隋跟来到酒店的时候,碰见在这个酒店给老人过生日祝寿的熟人李某。李某热情的上去握住老隋的手说:“我没告诉你你咋还来了,真够意思!”老隋没有办法,只好接过话来说:“咱哥们谁和谁呀!”说罢,像做错了亏心事似的,怯怯的掏出来兜里仅有那一百元钱,很不好意思的塞到李某手里。

到姐姐这里没有办法了,只好从别的亲戚那里借了二百元钱写到礼账上。

酒席散时,老隋没有忘记顺手拿起餐桌上剩下的那半盒“大云”烟,他兜里已经掏不出买烟的钱了。回家坐车的钱都没有了,只好步行回去。

“老隋---!”听见有人喊,老隋下意识的抬起头,站在面前的是小时候的“光腚娃娃”王海。

  听说上个星期天他儿子结婚了,不知怎么的没有通知自己,老隋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了一份礼,可庆幸之余老隋又有些失落感,要么就是觉得和自己疏远了,要么就是把自己当成穷人了。

  “上个星期天你干啥去了?”王海忙问。老隋并没有回答他的提问,却抢过话来说:“听说你儿子上个礼拜结婚了,这么大的事咋也不告诉我一声?我老隋是差事的人吗?”

  王海刚要解释,老隋把手一挥“行了,啥也别说了,我得补礼。”

王海笑了,一拍老刘的肩膀“讲究,怪我行了吧?走,今晚我请客!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9)| 评论(159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