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善良人的博客

五十载坎坷风霜遍尝世间酸甜苦辣始知天命 半百年蹉跎岁月纵览世间贵贱沉浮又有感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不善狂言,更无从迎合权贵的好恶,心中只感谢苍天,是生命的美好给予了我善良的本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现 场 测 试(扯文)  

2014-10-23 12:17:32|  分类: 乐在博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现 场 测 试(扯文)

 

    自从大北方老哥解散扯学研究会圈子以后,我一直觉得对不起老哥。原因是这个圈子是弯月亮首创,给我安了个圈主,我自知才疏学浅整不了,就先斩后奏的将圈主转给大北方老哥后退出了圈子。“麻子不叫麻子——这不是坑人”吗?

    总想解释但没有理由,好在老哥不是小肚鸡肠的人,也没责怪咱。看着老哥忙着帮助儿子在大学城卖饭很挣钱,我也想去打工。听说人家招收员工必须像风轻云淡、黑妹、山溪水、暗香疏影、吉祥如意、不是靓妞、深圳白骨精、浪淘沙、忘忧草那样的美女,我这腰粗腿短、大肚子圆脸实在影响形象,只好打消了打工的念头。

    自从我患上“博客依赖症”以后,更离不开多才多艺的大北方老哥了。思来想去我决定和大北方老哥共同开办“歇后语培训班”,即推广了通俗文化,又能赚钱,也算是“作揖挠脚背——一举两得”吧。

   与大北方老哥商量好后,共同去找把老和敖会长审批。把老和敖会长在青岛市新建的扯协办公大楼接待了我俩。

   让座上茶,茶罢搁盏。把老看完我俩的申请后抬起头问:“你俩这次不会是‘上坟烧报纸——糊弄鬼’吧?想骗钱是不是?开培训班要有真功夫,你俩有我这两下子吗?我看你俩别瞎想了,还是‘两口子盖一件大布衫子——扯吧’”。

   敖会长一看事情要弄僵,看看把老,又回头看看大北方我俩失望的样子,忙接过把老的话题说:“二位举办培训班精神可嘉,但把老说的也非常有道理。打铁先要自身硬,开培训班不比扯。”转向把老:“把老您看这样行不行:咱俩现场测试一下这二位歇后语的基本功怎么样?”把老点头同意,然后让我二人坐下,两位领导开始了现场测试。

   把老清了清嗓子说:大北方,请你用歇后语描述一下扯协的现状。

   大北方张口就来:“最近扯文数量是‘温度计放冰箱——直线下降’,来访者明显的‘仨老头长两根胡子——稀少’,只有几位还在‘抱着枕头跳舞——自得其乐’,说句不该说的话,我觉得扯协现在是‘苍蝇尥蹶子—越来越没有后劲了’”。

   把老听完脸色立刻变了,一拍桌子:“一派胡言,不允许你用四害来比喻扯协!阿蚊小姐已经给我写情书了,那个美女蝇小姐也正在向我示爱,如此温柔的它怎么会尥蹶子?再说了,这么多扯粉支持怎么能说没有后劲?别以为你俩不扯扯协就关门了,咱不会‘助产士接生——人里抜人’吗?”

   我一看把老生气了,赶紧帮助老哥解释:“把老您就是‘小腿肚子绑暖瓶——有比(脚)较高的水平’,这么高难度爱情您都摊上了,佩服佩服。我俩不整培训干啥去?扯文也扯不出来了,‘寡妇卖孩子——啥招都没有’了,说句不该说的话,即使苍蝇女士不尥蹶子,咱扯协也‘瞎子闹眼睛——没治了’”。

   “大胆!”把老气得“呼”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我大喊:“你小善身为秘书长干啥吃的?不务正扯去打工还游山玩水,纯粹是‘喝酱油耍酒疯——把你闲(咸)的’!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

   敖会长忙打圆场:“把老息怒,把老息怒。”

   说完又面向我俩:“打人不打脸、骂人别揭短,怎么这样说话啊?赶紧道歉吧。”

   大北方老哥不但能扯而且更会说:“对不起把老,小善我俩都是东北长大的,说话‘烧火棍戳南墙——直来直去’您千万别见怪”。我俩就想‘近视眼配镜子——解决目前问题’,这开培训班是‘大姑娘上轿——头一回,’还不是‘孕妇走独木桥——铤(挺)而(儿)走险吗?’还要仰仗把老和会长多多指导关照”。把老听完脸色好多了。

我天生就是看不出眉眼高低的人,而且在啥场合都“光腚撵狼——胆大不害臊”敢说敢讲。一拽大北方:”老哥你多才多艺干啥都行,干嘛‘打架拽胡子——谦虚’呀?培训有啥了不起的?‘粮库死个耗子——多大个事儿啊!’大的干不来咱‘黄鼠狼娶媳妇——小打小闹’行吧?大不了‘坐马桶嗑瓜子——入不抵出’,还能咋地?

  敖会长就是善于成全事儿,走过来小声对我说:“善哥千万别激动,有话慢慢说,把老不是不同意,估计他想入股分红”。

   这时候把老消气了,心平气和的对大北方说:“大北方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啥生意做的都那么好,我是害怕你被小善给忽悠了,忘了圈主的事不是弯月亮忽悠他,他反过来又忽悠你了吗?”

    大北方拉住把老的手眼含热泪:“谢谢把老的理解。小善将群主转给我也是因为他忙。其实我更忙啊!兄弟拜托了我不能说别的,只好‘老大懒,老二勤——一不做二不休’,反正都是扯,整呗。谁知道这些博友‘武大郎放鸭子——各玩一路鸟儿’,也不咋感兴趣啊?加上我的家里生意又忙,弄得我是‘黄连炖猪苦胆——苦不堪言’。现在整培训班是因为小善喜好歇后语,‘寡妇改嫁——免得闲置资源浪费’,您就批准吧”。然后回头问我:“小善,咱给把老和会长的意思那?”

    我忙从包里拿出来一大一小两个红包,递给敖会长一个大的,正要把那小红包给把老,大北方老哥急了:“小善你嘎哈呀!咋还‘脖颈子栓裤腰带——记(系)差了那?’大红包是给把老的。

   敖会长一听就明白了,把大红包还给我,接过小红包坐回原位,我恭恭敬敬的将大红包塞到把老的桌子抽屉里。把老假装没看见,潇洒的挥挥手说:“回去考虑一下培训班扩股的事,下周八带着股东协议再来取批件”。

   大北方老哥我俩千恩万谢后走出来,只高兴了一小会儿就‘霜打的茄秧——蔫了’,原来把老入股分红的事没落实,把老没给签字啊!

    咳!理解把老吧,如今有些官员不都是“罗锅背大肚子——支着玩”吗?

 

 

现 场 测 试(扯文) - 善良人 - 善良人的博客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7)| 评论(10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